柚子视频苹果手机下载

☆、1421_不要理

在我跟夏旬侯交谈时, 喻桥和柴琥鸥杠上了。

我很惊讶:喻桥怎么会这么想不通?

柴琥鸥:“让我见识一下, 传说中的仙人传承。”

哦,是柴琥鸥主动找的茬, 那就难怪了。

喻桥:“我的传承与打斗关系不大。”

柴琥鸥:“喻道友说笑了, 完整的传承是传承了一整套修炼体系。修炼之中有心境、领悟、知识……无所不包,怎么会独独漏掉保护自身安的手段呢?”

所以说, 如果喻桥坚持他的传承中无打斗内容, 就代表这个传承不完整、不成体系、不配仙人之名?谁说剑宗的剑修不会拐弯的?

喻桥的外表很冷静:“如果你一定要知道我的自保手段是什么,你可以攻击我试试,一看便知。”

没错, 保护自己或者保护他人,都不一定要正面打架,那不过是手段之一,狭隘的理解。

喻桥摆出了绝不先对柴琥鸥动手、柴琥鸥对他动手了他也不会还击的态度, 让柴琥鸥很无奈。剑宗剑修喜欢的是你来我往的激烈打斗, 单方面打不抵抗的人, 除非打那人是必须做的事情, 否则他们是不会有兴趣的。所以无辜路人想对付剑宗的暴力狂们很简单, 不理他们就行了。不管他们怎么撩, 就是不对他们动手,过会儿他们自己就消停了。

不管对手态度、说打就怎么都要打、出手连个先兆都没有,那是喻桥会干的事情,柴琥鸥比他有分寸多了。

像向日葵一样阳光美女图片

他们俩僵持了一会儿后,柴琥鸥放弃, 转而去骚扰我的兄姐。喻桥看向裴冰:“你不是云霞宗弟子。你是谁?或者我该问,你是什么?”

裴冰:“你猜呀。”

喻桥:“你属于裴林。所以不外乎那么些可能。与裴林签订了灵魂契约的妖修,但妖盟一直反对这种从属关系,云霞宗弟子不会轻易做这类过界的事情,而且裴林的灵兽一直以来只有一只,那只猫现在依然是灵兽的样子,我不认为被姜未校非常喜欢的裴林会贸贸然跟陌生妖修签订灵魂契约。你显露出来的修为明明在我之下,却不在乎我的攻击,假如不是你用了高等级的器物防御……那么,你本身就是高等级的器物吗?灵宝?刚刚苏醒的灵宝?吃下窦长老美人图复制品的是你?是未苏醒时的你?”

☆、1422_打

裴冰:“是又如何?你想邀功吗?你认为是你促使了我的苏醒?”

喻桥:“我促使?我只是跟裴林道友做交易而已。我拿到了我所需要的,至于裴道友因此从我这里获得的,我可管不了他怎么用、用了有什么益处。所以说,你确实是灵宝?属于筑基期修士的灵宝?”

裴冰:“是。然后呢?”

喻桥露出笑容:“没什么,我就确认一下。真好。”

我姐的剑气狠狠撞上喻桥,他摔出去的姿势就像是在美人图幻境里我被他击飞出去时那样。我不确定这是巧合,还是老姐之前打听过、现在为我报仇故意复现……不对啊,我没把自己是怎么被喻桥揍的说给别人知道过。

美人图的事情不是我从云霞宗接取的任务,其后续、收获也与本宗安危、展无关,所以我不需要提交此事件的相关记录,实际上我只是说了跟裴冰所吃食物相关的一些东西让长辈们帮忙鉴定而已。

——合欢宗窦长老虽然是我任务的来源,我也向他报告了任务情况,但他又不是我宗长老,对他的报告我说个大概就行了。

所以老姐的揍人姿势应该只是巧合,大概这种揍法能刺激到‘看起来很出气’的普遍爽点吧。

喻桥从地上爬起来,低笑:“这么担心……那就打死我呀。”

我姐:“你以为我不敢吗?”说着她就真向喻桥动手,招招都显着杀机。

我哥站在我旁边看着他们,不再搭理找架打的柴琥鸥,我相信只要我姐力有不逮,我哥就会立刻补位。柴琥鸥也配合地暂时不打扰他们俩,转而同样专注地看着喻桥——他可能还是对喻桥的传承有兴趣。

大师兄在言鑫安的拍卖会时说过,喻桥打不过他,虽然他也说过喻桥的修炼进度快得不正常,但是,现在距离言鑫安那次拍卖会才过去了三年,金丹级别的修炼涨,再不正常区区三年也改变不了大格局,所以现在喻桥应该还是打不过大师兄,而大师兄在武力方面从来就没赢过我姐,所以……

喻桥被我姐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但喻桥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就像裴冰被喻桥打时带着的那种笑容:笃定对方伤不到自己的根本。

☆、1423_凭空消失

我哥突然冲上前和我姐联手攻击喻桥,让喻桥受伤的度更快、伤势更重,柴琥鸥似乎也现了什么,参与进了攻击。三人都是下死手地攻击,喻桥的要害处多次被击中,其他部位也伤痕累累,他的行动缓慢下来,但表情依然不变,笑容仿佛凝固在了脸上一般。

喻桥突然停下聊胜于无的躲避动作,视线对上了我的。

我的兄姐和柴琥鸥立刻结成了围困型阵式,裴冰回到了小随中,将他的防御力量覆盖到我身上。

喻桥身形诡异地从三人的阵中穿出,伸手向我抓来,我捏着传送符以防万一,但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我的前一刻,他整个人凭空消失了。没有传送的波动,没有灵力的残留,就那么,好像我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时空门,让他栽进去的同时还吸走了他所有的、残留在环境中的灵力。

裴冰第一时间撇清:“不是我干的,我没吃。”

他这话提醒了我:“不准吃人,我对吃同类有心理障碍。”

裴冰:“知道的。我不吃你的同类,我只吃我的同类。”

……灵宝也别吃吧,我虽然对此没有心理障碍,但是心疼,因为浪费。你看你把玉和的准灵宝吃了,结果就多了一套纯装饰性的服饰,虽然我也不知道那套东西原本有什么功能,但多少应该是有装饰之外的意义……吧?不过玉和的东西,倒也说不准。反正以后尽量别再吃灵宝、准灵宝了,灵器最好也不要吃。

裴冰:“哦,好,我尽量。”态度相当敷衍。算了,灵宝和准灵宝的数量比人类少多了,遇见了再正经阻止好了。

我的兄姐和柴琥鸥走回到我面前,严肃地看着我前面的那团空气。

我哥:“这就是他的秘境传承所赋予他的?”

柴琥鸥看了看他们四人刚才打斗的地方:“空间扭曲……但为什么他要冲出我们的阵后才传送?又为什么要把传送的门设置在裴林的身前而不是身后?如果设置在身后的话不就可以直接把裴林推进去了吗?”

我姐:“他敢。他前脚敢把小林推进去,老爹后脚就能炸了他的秘境。”

我:“我已经准备好用传送符了。”

我姐:“用什么用?让他作死。”

如果我明明有办法应对却不反抗地被坏人带走,我不觉得老爹在收拾了坏人后会不收拾我。

☆、1424_兴趣

我哥:“也许他不是冲出了我们的阵后传送,而是,以幻影的方式建立了传送坐标,然后传送走了其实还在我们阵中的活人?”

柴琥鸥:“传送时他其实还在阵中吗……的确有高出残留水平的灵力量,不过外来灵力干扰也很明显……你是说,那真的仅仅只是干扰而已,没有实际意义的?”

我哥:“只是一种可能。”

柴琥鸥:“但那样的话,他为什么要对裴林做出抓取的动作?”

我姐:“威胁?吓唬?恶作剧?”

我哥:“神经?”

柴琥鸥笑了笑:“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这种逃走方式来自他的秘境传承,我倒真对他没有兴趣了。打不实在。”

我哥:“然后你的下一句是不是就要说,对我和裴淼很有兴趣?”

柴琥鸥:“一直都对你们很有兴趣,联手的你们。”

我姐:“你刚刚已经看过我们联手了。”

柴琥鸥:“所以更有兴趣了。真的不打吗?”

我姐:“不约。”

柴琥鸥看向我:“如果我绑架他呢?”

无辜躺枪的我:“……”

我哥:“请大师兄上剑宗要人。”

我姐:“你以为你是喻桥啊?门派弟子,找不到你就找你的门派。”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柴琥鸥对着我叹气。

我……决定相信剑宗的光明磊落。

几个金丹大打出手的时候,周围自然就基本空了。除了极少的几个元婴期留在近处没动外,连金丹想围观都隔着老远,筑基期和练气期们更只能避到看不见打斗现场的地方——我例外是因为裴冰替我挡去了我扛不住的压力,而且我对我兄姐的灵力熟,他们对我造成的压力不会像对其他筑基期那么大。

作者有话要说:(づ╥﹏╥)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