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柚视频频了

秦殊深深地看了秦歌一眼,隔了两秒,咧嘴一笑,耸肩说:“开心就好。”

秦歌:“……”

这小子的语气怎么这么欠揍呢?

两个人从早一直忙到晚,秦歌将自己能做到的全部都做完了,剩下的就交给秦殊来组装,她看着秦殊将一个个精密的零件拼装在一起,最后将水晶球的玻璃罩安装上。

到了这一刻,秦歌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秦殊的动作,看着他转动发条,水晶球就亮了起来,伴随着秦歌的歌声,水晶球里面的两个小人也开始动起来。

秦歌激动看到这一幕,激动道:“动了动了!真的动起来了!”

秦殊看她笑得这么开心,撇了下嘴,说:“不过是利用了动力学原理,动起来很正常,至于这么开心吗?”

“可是,这是我们亲手做的呀!意义当然不一样!”

秦歌从秦殊的手上接过水晶球,手轻轻地抚摸着玻璃球面,她看着里面动起来的小人,心中充满感动。

这是她跟寒洲。

现实世界里秦歌对未来充满了未知跟迷茫,但至少在这个水晶球的世界里,只有她跟顾寒洲两人,不会再有任何人来干扰阻止。

有种害羞的感觉

可以说,水晶球就是秦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因为现实无力,所以才会将最美好的心愿寄存在一个水晶球里面。

秦殊看着她开心的模样,也忍不住地勾起嘴角。

他姐真是太容易满足了,一个小玩意儿,也能让她如此开心,不过只要她能开心,之前熬夜画设计图秦殊也觉得值得了。

“小殊,谢谢!”

秦歌由衷道。

秦殊挑眉,说:“我可不是白干活的……”

不等他把话说完,秦歌将他的话打断,她目光真挚,说:“是有条件的,对吧?我都知道,不过我还是要谢谢,谢谢这些天一直陪着我做这个水晶球。”

秦殊看着她明亮的眸子,心弦忽然被波动了下。

他立刻移开视线,说:“好了,不要再说这种肉麻的话了,也不觉得害臊。”

秦歌笑嘻嘻道:“害羞啦?”

秦殊反驳,“谁害羞?”

“哼哼。”秦歌眉梢一挑,明明就是害羞了,耳朵都红了还不承认。

这时。

秦歌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他们今天全力赶工,午饭跟晚饭都没顾得上吃,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她说:“走吧,我们去吃饭,今晚上我请客,想吃什么都行!”

“是吗?那我要吃二头鲍。”

“我擦,小子抢劫啊!”要知道现在的二头鲍一只都上千了。

秦殊说:“不都变小富婆了吗?这点钱还心疼?”

为什么会不心疼?

一只鲍鱼一千多在秦歌看来就是不值啊,放在从前,她肯定拔腿就走,表示吃不起。

但今天为了犒劳秦殊,秦歌还是决定大出血一次。

她深吸一口气,下了决心,说:“行,看在这些天辛苦的份上,我豁出去了,走,姐姐带吃鲍鱼。”

秦歌将水晶球小心翼翼地放在事先准备好的礼品盒里,将东西全部收拾好。

两人去了一家有名的海产餐厅,秦歌挑了两只双头鲍,然后还要了一只澳洲大龙虾,以及别的水产,全部加在一起,一顿饭估计要破万。

秦殊饶有趣味地看着她,问:“现在不心疼了?”

秦歌喝了口香茶,对秦殊说:“心疼有用吗?不是想吃吗?”

“我想吃就给我买?”

“当然了。”

秦歌理所应当道。

秦殊帮她设计图纸,又忙前忙后的买零件,加上场地费用这全都是钱,跟他付出的相比,她这点实在算不了什么,再说了,之前为了秦殊的医药费,几百万她都不带心疼的,又怎么会真的心疼这点钱。

秦殊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没有再说什么。

等鲍鱼做好呈上来,秦歌给秦殊夹了一个大的,放在他的碗里,“给。”

秦殊看到秦歌夹到自己碗里的鲍鱼,然后咬了一口,不知想到了什么,琥珀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坏心眼的笑,他声音拖得长长的,说:“谢谢姐的鲍鱼,很好吃。”

“不客气。”

秦歌笑道,但说完,她忽然觉得秦殊这句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秦歌好歹是个成年人,一些荤段子还是听过的,明明一些很正常的词,被当代人这么一歪曲,就被定义了新的含义。

她看向秦殊,眉头微拧,这小子刚才不会是在跟她开黄腔吧?

可谁知道秦殊却用特别纯洁地目光看着她,问:“姐,怎么了?”

“额……”

秦歌见秦殊一脸茫然的模样,到嘴边的话又说不下去了,她有些狐疑地瞄了对方一眼,心中有些纳闷,看他的样子好像并没有察觉到什么。

是她想多了?仔细想想,其实刚才秦殊的话让一个正经人来听,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难道真正满脑子黄色废料的人是她?

秦歌大囧,嘴角抽了抽,说:“没,没事,吃的吧。”

“哦。”

秦殊应了声,继续低头乖乖吃他的,但是要是仔细看,就会发现这小子眼底飘过一抹得逞的精光,他分明什么都懂。

……

秦歌跟秦殊还在这边吃饭,她却不知道,顾寒洲下班后,便推掉了所有的邀约回了顾家。

他以为这个秦歌会在家中等着他,可等他到了家,才发现秦歌根本不在。

“少爷?”

刘嫂看到顾寒洲,惊讶无比,她赶忙迎上来,问:“回来了?”

顾寒洲将视线收回,目光冷沉了几分,“秦歌呢?”

刘嫂表情僵了一下,她说:“少,少夫人出去了……”

顾寒洲一拧。

又出去了!

这个女人到底有多爱往外面跑?

刘嫂被顾寒洲释放出来的冷气压冻得狠狠地抖了起来,知道他是生气了,暗自对秦歌捏了把汗,又迎上去问:“少爷,少夫人说不是今晚上要跟朋友聚会吗?怎么突然回来了呢?”

顾寒洲凉凉一笑,反问:“我去哪儿,还要跟报备吗?”

刘嫂吓得退了一步。

看来少爷这次很介意少夫人出门的事。

她也顾不得跟秦歌的约定了,说:“少爷,别生少夫人的气,她出去是为了给准备生日礼物。”

顾寒洲停步。

他回头看向刘嫂,问,“她去准备生日礼物了?”

刘嫂连连点头,说:“是啊,少爷,少夫人这几天都在悄悄给准备生日礼物,结果得知今晚上不在家,她都还安慰自己不要在意呢。”

听到这番话,顾寒洲的怒气顿时消了大半。

这倒挺像那个女人的作风。

“准备生日礼物,怎么现在还没回来?”顾寒洲又问。

刘嫂哪知道?

但是见顾寒洲等着她回答,她便硬着头皮说:“之前少夫人说给准备的礼物是全手工制,很费时间,她大概还在做吧?”

顾寒洲闻言,蹙了下眉。

现在都八点了,还在给他准备生日礼物?

顾寒洲拿出手机准备给秦歌打个电话,但他的手指停在拨号键上隔了几秒,脑海中忽然闪过昨晚街道上一闪而过的身影,眸光一沉,最后他退出屏幕,转而给李扬打了电话。

“三分钟内,我要知道秦歌现在跟谁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