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段子无限观看

事实上……

广告是永远都不过时的行业。

早在奴隶社会的时候,就有拖着牲口,公开宣传并吆喝有节奏的声音走街串巷。

这是最原始的广告。

本质上,你觉得很多综艺类电视节目的客户是观众吗?

不!

事实上,如果用商品经济来看的话,观众流量不但不是客户,而且是商品。

至于真正的观众,那就是广告赞助商。

电视台策划出有趣的,吸引观众的节目,观众看得乐呵,然后给电视台增加收视率与网上点击率,广告商们看到这种点击率的与收视率,立马投钱进去赞助,让电视台帮忙打广告,然后观众们在看到节目的时候,不自觉脑子里就被植入广告,然后在需要的时候,下意识地购买他们的商品……

广告商们的客户才是观众。

有一说一……

这是一条不算隐形的产业链,如果做得好的话,是一项良性的循环。

白嫩美少女长发披肩低头浅笑居家随性写真图片

至于沈浪的电影?

沈浪的电影则和电视台不同。

不管是网友、影迷、还是广告商这些都是沈浪的客户。

而且,从开始的电线的广告赞助到现在的汽车广告赞助,从网友到影迷,沈浪的“电影产品”总会给所有的客户们一种物超所值的感觉……

然后……

信任是一步步堆积起来的。

当这种信任已经成为锁链以后,沈浪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拿着客户的钱拍电影给网友和影迷客户看,然后让赞助商客户赚钱,再建立良好的信任……

事实上,如果再深挖一下的话,甚至沈浪下面的员工都是沈浪的客户。

他们帮沈浪干活,然后,沈浪想办法照顾到他们的情绪,照顾到他们的梦想,以及想办法让这个平台变得更加温暖与舒适……

“不知道这家公司的未来到底会怎么样……”

“是不是,真的有可能……”

“超越好莱坞?”

“……”

曾经是周福的经纪人,现在是沈浪助手的小褚在打完电话以后,默默地看着名单上的广告商。

她不自觉就感慨了一句。

电话打得非常成功,几乎没有什么人拒绝,就算不怎么看电影的很多老总在犹豫后又打电话过来,都表示他们会过来开这个会,并且很愿意为华夏电影的崛起出一份力。

沈总……

真的好厉害!

越跟沈浪接触,小褚就越觉得这个人很夸张!

………………………………

工作进展得很顺利。

沈浪眯着眼睛看着剧本,随后涂涂画画地弄了很多画稿。

《变心金刚》有两个阵容,这两个阵容分别是汽车人和霸天虎。

两个阵营的话,沈浪基本上都凑得很,唯一缺的就是战斗机,以及一些军方的武器系统。

沈浪突然陷入了一阵犹豫当中。

要不要把战斗力也弄出来?

你说战斗机赞助?

开玩笑呢?

沈浪总不可能让军方给自己的电影来点赞助吧?

很多东西都特么是很忌讳的东西,而且,拍电影最关键的东西,就是不能触犯一些规则。

军方……

沈浪看着剧本,随后敲了敲桌子,陷入了沉思。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的电影似乎真的需要军方过来帮忙一下,至少在华夏拍电影,你说弄一些个人英雄主义,为了衬托个人英雄,然后特意把很多组织给直接弄没了,这合适吗?或者,你把很多组织里面的人物都弄得节节败退,然后主角跑出来来一波?

你这更不合适好吗?

但是,如果拉军方过来的话……

人家凭什么帮你?

你只是一拍电影的好吗?

而且,你拍电影把军方都找来,你这合适吗?

想到这的时候,沈浪默默地摇摇头,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把这部电影铺得有些太大了。

他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要不要询问一下呢?

沈浪眯起了眼睛。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两个人……

周晓溪父亲周爱国,以及周晓溪的哥哥周祖强……

如果真的要商量的话,恐怕得找他们商量了。

不过……

最近跟周晓溪没怎么联系,现在突然打电话过去,会不会有些不好?

要不……

先煲一下电话粥?

不行,煲电话粥我该说什么啊?

办公室里,沈浪摸着下巴,突然有那么一点点苦恼了起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跟其他人聊天能扯出一大堆,但是跟女孩子聊天,似乎就有那么一点点不自在的感觉。

无事献殷勤什么的,实在是有些虚伪,而且目的性有些太强。

譬如……

一个跟你不怎么联系,或者联系时间不长的人,突然对你非常热情,然后……

你会怎么想?

不是结婚就是借钱吧?

而且,自己确确实实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和周晓溪经营过什么关系了,第一步应该做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沈浪脑子越想越复杂,随后,又开始越想越乱了……

犹豫了很久以后,沈浪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随后,他突然一阵难以置信与恍惚!

“等等!”

“我好像突然变了!”

“以前脸皮这么厚,不管来什么都没关系的我,现在怎么……脸皮薄成这样了?”

“这特么还是我吗?”

恍惚随后变成了错愕,错愕随后变成了震惊,震惊了许久以后,沈浪突然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我特么怎么变成这鸟样了?

随后,沈浪瞬间拿出了电话。

“嘟……”

“喂?沈浪?”

“呀,周小姐,今天天气真好啊……”

“外面正下雨呢。”

“哈哈,是啊,外面正下雨,我正好看到外面有一条雨水形成的小溪,然后,脑子里就浮现出了你的身影,下意识就想跟你打个电话……”

“沈浪,你……你没病吧?”电话那头明显被沈浪的扯淡被扯得有些古怪。

“没病,就是……周小姐啊,最近很忙吗?”

“刚拍完电影,正在休息中,怎么了?”

“哦,我想着吧,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从来都没有请你吃过饭……突然觉得这不是很合适,于是想了想,周小姐晚上有空吗?”本来巧舌如簧的沈浪突然感觉自己这话说得尴尬得让人想哭。

“你真是沈浪?”电话那头一阵沉默,随后一阵见了鬼的模样。

“如假包换啊……”

“正常点,说吧,想做什么……”

“就是单纯想请你吃顿饭,很单纯,就聊聊天的那种……”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你这个从来都是蹭饭的人突然请饭,我突然有些不敢去,对了,你还请了谁?”

“就你一个……”

“我一个?”

“嗯。”

“行吧,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地点要不就在张升张叔的咖啡厅里,时间就在下午五点钟?”

“好。”

沈浪打完电话以后,又想抽自己一巴掌了。

我这人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话怎么这么尴尬?

怎么现在说话都有些扭扭捏捏了?

……………………………………

“很久没来了啊。”

“嗯,最近挺忙,张叔,最近身体咋样?”

“还行”

“张叔,这是我从老家带的一些特产……”

“放厨房吧。”

“好,咦张叔,咱的咖啡厅怎么多出了一架钢琴了?”

“刚搬过来的,听着钢琴喝着咖啡,比单纯地放音乐有情调一点,沈浪,要试试弹两首?”

“不了不了……我哪会钢琴,吉他都用得马马虎虎,对了,张叔,你会?”

“我哪会……晚上刚好弹钢琴的人会过来,到时候,可以欣赏一下。”

“嗯。”

沈浪看着咖啡厅中央高台上的一架钢琴。

下意识地走近看了看,随后一眼就觉得这架钢琴价格肯定不便宜……

看了半天以后,小心翼翼地用手摸了摸。

触感挺好。

事实上,钢琴在沈浪心中一直都是那种高贵神秘的存在……

听到张升脸上露着期待的笑容等待着晚上的钢琴师以后,沈浪觉得晚上咖啡厅的情调应该很不错。

至少可以聊东西?

“你这包里是什么?”

“合同……”

“大晚上的还谈工作?”

“嘿嘿,有备无患嘛,张叔,我先上楼了啊。”

“嗯……对了,沈浪……”

张升看了一眼沈浪的鼓鼓的包,然后又看了一下沈浪难得地穿了一件非常帅气的西装。

随后终于忍不住叫住了沈浪。

“怎么了?”楼梯口沈浪停了下来。

“明年二十六了吧?”

“是啊,怎么了?”

“该放下工作,考虑一下自己的个人问题了。”张升看着沈浪认真说道。

“个人问题?我个人没问题啊。”沈浪满脑子都是等下的计划安排,一时间也没多想下意识地回道。

“你该谈恋爱了。”张升摇摇头。

“还早……好了,张叔,我先上去了啊。”

“好。”

十多分钟以后,张升看到秦瑶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秦瑶以后,张升又想到了沈浪。

“张叔,我要订个包厢……”

“好,楼上吧……”

“行,对了,周叔,你这里什么时候放的钢琴?”

“前几天吧,钢琴有点情调……”

“不错啊。”

“弹一下?”

“现在挺忙,待会应付完我妈再说,皇太后今天要给我洗脑了……”

“好,先上去吧。”

“嗯。”

秦瑶上楼的时候看了一眼301包厢,平日里这个包厢周叔从来都不给其他人开的,今天怎么给人开了?

随后秦瑶没有多想地走了进去拿起了电话。

“妈,好了,我知道,你一个人来就好了……”

“什么,要给我惊喜?别了……”

“……”

有过了十多分钟以后……

咖啡厅的门开了。

外面的周晓溪走了进来。

张升眯起了眼睛,随后想到了沈浪。

突然觉得今天可能会看到什么精彩的东西了。

“周叔……沈浪来了?”

“来了,在楼上等你……301。”

“好!”

前脚周晓溪刚上门,后脚,张升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带着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走了过来……

“老张……秦瑶在楼上?”

“嗯……”

张升下意识地看了看楼上,随后看着中年妇女带着文质彬彬捧着鲜花上楼的青年……

他突然觉得今天自己的咖啡厅打烊应该很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