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官方网站免费观看视频

“不应该啊,这棒槌一看就是鼻孔朝天的主,而且我能够感受到他眼中那深深的杀意,不该如此离去才对?”打仙石摸着下巴看向天狼,百思不得其解。

“南宫无风……我记住了!”望着撵车消失的方向,天狼背上已被冷汗打湿,刚才他也很紧张。

正如打仙石所言,南宫无风确实对他们起了杀心,在他决定走出撵车的那一刻,就已经准备将天狼一伙人斩尽杀绝了,但当他看到天狼之后就改变了主意,并非是他仁慈,而是他没有十足的把握!

因为在他看到天狼的眼睛那一刻,他在这个比他小了好几岁的少年身上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那一丝气息虽然很是微弱,却让他有种心惊肉跳之感。

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坚持出手的话,或许真能将对方斩杀,但自己必然也要付出一些代价,甚至是生命的代价!

南宫无风来自中州的大家族,底蕴丰厚、见识广博,他虽然自负,却并不小觑天下人,他做事一向谨慎,所以他不敢赌!

也就是在南宫无风迈出撵车的那一刻,天狼看穿了他的修为,天神境!

如此年纪就修炼至天神,这等天赋就算比起天狼,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他果断的拿出了上品神器,暗自沟通混沌仙鼎,又沟通着虚空灵界,随时都准备着拼死一搏,就算不敌,也能保伙伴们。

由不得他不这么做,杀圣烟罗如今只是一道残魂,实际战力没有多少,正藏在玉简中休养。

影镰兄妹修炼功法到了关键时刻,那时候正在战舰中闭关,影姬为他们护法,为避免节外生枝,天狼还特意布下了数座灵阵守护着她们,所以外面发生的所有事情,他们都一无所知。

“公子,您刚才为什么放过那小子?”撵车中,那名受伤的女子似乎对未能杀死天狼等人,还有点愤愤不平。

“你们如此看轻他,是因为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吧?”南宫无风轻摇着折扇,看着他的几名贴身侍女说道。

王祉萱纯真又清雅

“难道这野小子还有什么来头不成?”

南宫无风折扇一合,神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少年应该就是在东域传得沸沸扬扬的天家野种了!”

“帝族天家?”四名侍女听到自家公子之言,不禁吓了一跳。

“不错,天家对他的态度有点暧昧,有着这一层身份,我们不能随意动他,就算要动也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南宫无风阴险的说道。

在崇拜自己的侍女面前,他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没有杀死对方的把握才退走的,再说如果被人知道,他堂堂一个天神境居然被一个真神境惊退,那以后他的脸面还往哪搁。

“怎么这么多人?”在进入皇城上空的时候,影姬从战舰内走了出来,她的弟弟妹妹已经顺利收功,彻底的适应了烟罗传授的功法。

“可能跟丹师联盟的大比有关吧,不过这不是联盟内部的竞逐吗?”天狼看着那从四面八方电射而来的各种飞行器,不禁傻眼!

这人也太多了!

此刻,燕国皇帝似乎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铺天盖地的飞行器宛若被这黑洞吸扯而来,而且源源不断,有用妖族拉着的撵车,有移动的城堡,有造型奇特的灵舟,有的则直接骑乘在灵兽身上,似天狼这般以战舰为飞行器的人则是少之又少。

“这已经不是燕国的丹师联盟大比了吧,你看那些旗子!”影姬指着前方道。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只见一艘巨大的灵舟上面插着一面大旗,上面写着一个明晃晃的“赵”字,很明星是来自赵国的势力。

“你看,那边还有!”他们依次发现了东域诸国的大旗。

“看来和文山会长说的不一样呢,不过正好,完成了他老人家的这个心愿,我也可以安心的离开了!”天狼想起了那些在自己危难之时,还不顾一切的守护自己的长老们,内心充满了感激。

燕国的皇城很大,以天狼如今的修为,一眼都望不到尽头,以其说这是一座城池,不如说是一个国家,因为太过辽阔了。

这皇城中,山川湖泊、高塔宫殿应有尽有,却泾渭分明,从上往下看,很是壮观。

不过好在丹师联盟地位超然,无论在大陆的哪一座城市,都是鹤立鸡群的存在,所以天狼他们很快就打听到了丹师联盟的方向。即便如此,他们也是持续飞行了一个时辰方才到了目的地。

收起了战舰,天狼等人站在丹师联盟燕国皇都分部的门前,看着这座气势恢宏的大门,内心震撼无比,虽说他们也从别人的口中听说过,燕国皇都的联盟分部有多么的高大上,但是真正站在眼前,还是有种视觉上的冲击。

“这一国皇都的联盟分部果然气派啊,相比起来,文山老头的通州分部简直连茅草屋都不如!”小松仰望着丹师联盟的大门,那上面有着一个古朴的丹炉雕塑,高看起来能有千丈,上面一个大大的“丹”字,闪烁着耀眼的金光,似乎有着神秘的道韵在流转。

天狼魂眼张开看向那个丹字,他想捕捉那种道韵,而在外界人看来,天狼却是闭上了眼睛。

“看,那几个傻子在干嘛?”有人见天狼等人停留在丹师联盟的大门前,不禁讥笑道。

“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从小地方来的乡巴佬,你看那男女都穿得黑不溜秋的!”

“那一对应该是双胞胎吧,居然都是残废,哈哈……”

天狼看向那丹炉雕塑之时,就闭上了双眼,影姬知道他定然是有所感悟,也不好打搅他,于是带着弟弟妹妹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候。

旁人的眼光她不在乎,但是竟然有人当着她的面,说她的弟弟妹妹是残废,这已经触犯到了她的底线,龙有逆鳞,触之必杀,而影姬的逆鳞就是这对相依为命的弟弟妹妹,侮辱他们就等于剜她的心头肉,沐浴着鲜血长大的影姬岂能忍下这口气!

冲突已无法避免!

而此刻的天狼正在感悟当中,随着魂眼的深入,他的神识融入到了那个丹字当中,他仿佛看到了一位丹道宗师在炼丹,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行云流水,拿捏得恰到好处,最后成丹之时,那丹道宗师只是抚摸了一下丹炉,叹了口气说道“丹道有缺,丹道有缺啊!”

“丹道有缺,缺的是什么?”天狼睁开了双眼,他吸收了那位丹道宗师在丹道上的一些感悟,但是却并没有照搬,只是与自己的感悟互相印证,略有所得,他感觉离七品丹师又近了一步。

“这又是闹哪出?”

看着眼前的一幕,天狼颇感无奈,他们这一路走来也算低调了,但是他们不惹事,并不代表事情不会找上他们。

这不,麻烦又来了!

其实在他感悟那“丹”字的道韵之时,就知道了外界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感悟的机会难得,而且有奇葩三人组和影姬在,他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不过看眼前这情形,似乎很不妙啊!

“长得倒是不赖,只要你肯陪小爷一晚,你打我弟弟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怎么样,小美人?”只见一个高瘦青年站在影姬面前,那双淫邪的眼睛在她的双峰要双腿之间不停的扫射着,毫不掩饰眼中的贪婪,就像一只饿鬼看到了美食一般。

“无耻!”对于青年的无耻要求,影姬回应他的是三尺寒芒,但是这青年身手也甚是了得,居然拥有真神境初期的修为,虽然看起来很是虚浮,像是用丹药强行提升的境界,但是至少他的境界摆在那。

影姬本是一个隐藏于黑暗中的幽灵,擅长的是刺杀,此刻正面对上敌人,而且境界又比对方低,又如何是对手,顿时险象环生!

看到同伴被褥,以奇葩三人组的尿性,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但此刻它们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原来在围观的人群中有三个老头锁定了它们,只要它们一动,对方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就连影镰影雪兄妹都被人用威压强行压倒在了地,不能动弹,看起来很是狼狈。

然而众多围观之人,不但没人阻止,反而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还点评一二,看到此情形,天狼眼中杀机四溢。

只见他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影姬和那青年的中间,而他的右手正好捏在那青年的脖子之上。

“你……你醒了?”影姬看到天狼,不禁微微一笑,简直美艳不可方物。

就是那被天狼捏住脖子的青年,看到影姬的笑颜,都忍不住呆了一下,但是天狼似乎很讨厌他那猥琐的眼神,直接将他的脑袋往地上猛的一灌。

砰!

那青年瞬间被摔了个满堂红,整张脸都扭曲了,鼻骨断裂,到处都是血,牙齿都摔断了好几根,按理说一个真神境强者的肉身不可能如此脆弱,但是天狼在捏住他的时候就锁住了他的修为,以天狼如今的肉身之力,别说是他,就是真神圆满被天狼这么一摔也不好受。

“少爷!”

“少爷!”

“小畜生,我要废了你!”

三个锁住奇葩三人组的老头顿时腾跃而出,凶神恶煞的扑向天狼。

“住手!”

随着一声大喝,那三个杀气腾腾的老头顿时如同被人掐住了脖颈的鸭子,身形戛然而止。

“见过三长老,请三长老为我家少爷做主啊,这贱婢无故殴打我家小少爷,这小畜生不但不阻止,还伙同那贱婢把我家大少爷也打伤了!”三个老头中的一人急忙告状道。

“还嫌不够丢人吗?带上这两个废物,滚!”三长老根本就不听那三个老头的辩解,直接呵斥道。

“三长老,这可是二长老的孙儿啊,您怎么能帮外人!”其中一个老头面带不岔,似乎对这三长老的处事方式很是不满。

“凭你也敢质疑我!”三长老大袖一甩,三个老头连同那青年兄弟都被掀飞了出去,“回去告诉那班老头,他若有任何不满就来找我!”

那三个老头很明显那青年兄弟的仆人,见三长老根本就不给他家主人面子,只能扶着小主人灰溜溜的跑了。

“多谢吴长老出手!”天狼对着来人拱手道。

此人正是当初驾临通州城,欲守护天狼的吴长峰,他本就是丹师联盟燕国分部的三长老,燕国分部统驭着燕国分散在各大城池中大大小小的分部,所以说在燕国的联盟分部中,吴长峰是实打实的实权派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