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app下载免费官方

..co,最快更新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最新章节!

又是威廉做早餐。

吃完饭以后,威廉和赫敏磨蹭了好久,直到上午,才离开了安屋。

大概是顺利摆脱了傲罗,威廉倒是没有在房子的附近,发现他们的踪迹。

“看来我们需要在巴黎,也置办一套房子了。”威廉望着灰蒙蒙的天空道。

“这样下次来的时候,会方便很多,不用住在酒店,跑路也安些。”

赫敏从安表取出一把黑伞,笑道:“买在塞纳河畔就好了,窗户外能够看见埃菲尔铁塔,我很喜欢那里。”

威廉点点头,他准备学习尼可,在世界各地疯狂购买地产。

巫师是个没有钱途的职业,还是搞房地产开发有搞头。

赫敏撑开伞,两人并肩而行,在漫天飘雨中,缓缓前行。

“我们先去牛头人酒吧,那里是巴黎的地下黑市,能够打探到神秘马戏团的位置。”威廉说。

魔法界的酒吧,总喜欢起些奇葩的名字:

清纯马尾少女牛仔背带裤活力生活照

伦敦破釜酒吧,霍格莫德猪头酒吧,纽约盲猪酒吧、巴黎牛头人酒吧。

牛头人酒吧还是巴黎人民(巫师)最爱的酒吧之一。

法国人都浪漫,这句话不是随口说说的,连酒吧的名字,都那么有内涵。

“我们怎么去?”赫敏将伞朝着威廉那移了移。“幻影显行吗?”

“不行,我从来没有去过那,只知道在哪个街区。”威廉抬起手,又把伞,往赫敏那边推了推。

幻影显形的基本要求,巫师必须知道目的地的样子。

换言之,必须曾经来过,可以回忆起目的地的样子,才能幻影显形过去。

“我们乘车去吧,巴黎的马车。”威廉说。

赫敏点点头,没走几步,又把伞悄悄移了回来,小半个肩膀都露在雨中。

这样来来回回,两人还没有走出街口,就浑身湿漉漉,衣服紧紧贴在身上。

谁也没有用魔法将伞变大,大到足以完遮挡两人的意思……如果变大,还不如打两把伞,或者直接披雨衣。

这就是其中的乐趣了,不是两人之外的人,能够理解的!

不过湿漉漉的也不是办法,还可能感冒,威廉魔杖轻点,两人身上冒出阵阵蒸腾烟雾,将雨水蒸发干净。

赫敏撑着伞,威廉搂过女孩纤细肩头,直接带着她幻影显形到几个街区以外。

在这安屋附近上车,容易暴露住所地点,这是威廉从骑士公共汽车那学到的经验。

当时就是这样,让丽塔钻了空子。

站在无人的街口,威廉举起魔杖,在道路口等了一会,一辆老式马车狂奔而来。

那马车古香古色,四角分别挂着一盏昏黄油灯。

拉车的不是普通马,也不是霍格沃茨常见的夜骐,而是一匹带翅膀的银鬃马。

那匹马和大象差不多大,在威廉和赫敏突然停下,马蹄在地面上踩了踩,打了个响鼻。

“哦,居然是神符马!”赫敏兴奋地说。

神符马、伊瑟龙、格拉灵和夜骐,是飞马的四大品种,用来拉马车再正常不过。

这就是巴黎的特色,他们没有改装麻瓜的公交车,还维持着古老的传统。

马车门被打开,一个梯子从车上掉落下来,然后出现年轻的售票员。

他穿着嬉皮士风格的衣服,脖子上挂着破旧的收音机,里面正在放法国著名女巫歌手罗伯茨的新歌。

魔法界是有巫师无线电联播的,他们不用电,却也用魔法发展出另一套长距离交流方式。

这种收音机就是一种用途。

“欢迎,欢迎乘坐巴黎城市共享马车,我是售票员阿帕奇。”阿帕奇用法语说。

“嗯,好。”

威廉点头示意,拉着赫敏上了马车。

马车内的空间很大,显然用无痕伸展咒扩大过。不像是公交车的布局,更像地铁,两边有着两条长长椅子。

寥寥几个乘客,不是在睡觉,就是将脑袋缩在报纸里。

威廉和赫敏找了个位置坐下,售票员阿帕奇热情问道:“们去哪儿?”

“我们要去里昂大道。”威廉用法语说道。“到了那里,会告诉在哪里下车。”

他们没有直接说去牛头人酒吧,找了个近点的地方。

“好吧。”阿帕奇和司机说了一声,又继续听他的收音机。

他将声音放到最大,跟着节奏摇摇晃晃起来。

好家伙!原来公共场合“抖音外放”,在几十年前的魔法界就有了。

如果遇到脾气差的黑巫师,大概会直接给他一个阿瓦达啃大瓜。

不过那录音机似乎接触不良,阿帕奇放了一会,歌声就吱吱啦啦。

他拿着魔杖敲了敲,忙活了五六分钟,声音才再次响起。

不过那一首歌已经放完了,换成了巴黎新闻联播。

“傲罗正在追查这两个逃犯,他们俩极度凶残、危险,如果有知情者,请尽快和魔法部联系,举报有奖……”

收音机的声音突然变小了,阿帕奇古怪地看了威廉和赫敏一眼,朝着驾驶员罗素走去。

他轻轻将驾驶舱的门关上。

罗素黑眼圈很重,一副疲劳驾驶的模样,半睡半醒间,催促神符马加速。

马狂奔起来,差点撞在一辆公交车上,不过它一个漂亮的漂移,躲了过去。

罗素惊醒过来,却也没有降低速度,反正麻瓜看不见他们。闯红灯又不犯法。

“怎么了,阿帕奇?”看见售票员进来,罗素问道。

“魔法部傲罗正在追查两个逃犯。”

“那又怎样?昨天晚上我就在报纸上看见新闻了。”

“逃犯进入了我们的马车了,就是刚刚那对情侣。”

阿帕奇在驾驶舱,找到清晨的《巴黎人报》,又仔细比对一下照片上的男女。

最后,目光在文章末尾那段,“极度凶残、危险、可怕”的字眼上停留。

“他们犯了什么事,难道袭击了魔法部部长?”阿帕奇啧啧道。“国通缉呢!”

“管他呢,赶紧联系总部。”罗素兴奋地交代,“我记得提供情报有奖赏。”

阿帕奇走向马车内的一处小型壁炉,和巴黎城市共享马车总部联系。

这种壁炉接通了飞路网,却无法进行远距离移动,因为壁炉的体积,只有脑袋大小。

马车就这么大空间,怎么可能修建一个家庭式的壁炉,让巫师自然通行呢。

不过却可以做到快速联络。

因为在撒入飞路粉之后,仅将自己的头部伸入火焰,就可以利用飞路网,与身处另一个地方的人直接交谈。

阿帕奇仿佛看到了一大笔悬赏金在向自己招手!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