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男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app

两边相谈甚欢,这让作为介绍人的米塔尔和卡塔里亚还是觉得有所成果的。

之前张楠对其它人可没这么热情,同那些电影明星交谈也完是礼节性的礼貌而已:这点文化部的这两位能够理解。

在最顶级的富豪面前,电影明星什么的其实只是浮云,别管好莱坞还是宝莱坞,明星说白了不过就是富豪们的赚钱工具。

其实米塔尔他们不知道,原因不单单是他们想的那样,还因为张楠对印度电影的了解是脱节的:早期的《流浪者》他熟悉,但主演都刚刚过世。

如今这个时期的印度电影倒有一部看过,还是记忆绝对深刻那种,就是《血洗鳄鱼仇》,一部绝对经典的8年代印度电影。

不过刚才让托马斯打听了一下那部电影的情况,结果是还处于拍摄阶段,都还没上映呢。

也是由于拍摄赶工,电影的主演们也没来这次招待宴会,稍微感觉有点遗憾。

这个阶段熟悉的没来,至于后来在印度火得不得了、在华夏都能看到其作品的印度电影“三大汗”:两个今年刚刚出道,现在还是宝莱坞的小虾米,根本没资格参加这样的场合;另一个这会还在新德里的电视圈子里混,压根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

对,就是新德里:印度人绝不会把他们的都叫新德里,因为那是殖民时期的叫法,印度人自己都称呼为“德里”。

不过张楠嘛,呵呵……

大不了不当着印度人的面这么说,“老子从小看的世界地图上,你们阿三的都就是叫新德里!”

脱节了,完没有感觉嘛!

花 · 容月貌

至于那个印度电影后来绝对的“老天王巨星、巨鳄”,这两年正暂时落魄着,都没出现在宴会上:谁让他几年前拍电影出意外差点命都没了,外加敢和如今印度总理的老妈唱对台戏。

运气不好、自找的。

对了,那位总理的老妈也曾经是总理,而且母子乱两个都是遇刺身亡!

母亲是被自己的两个警卫刺杀,儿子是在3年后参加一项竞选活动,被一个献花女子用捆在身上的炸弹给炸死了。

甘地家的悲哀。

……

张楠谈论的高兴,拿起香槟和在座的各位互相致意了一下,众人都是浅尝即止。

绝大多数印度人在公开场合对酒精都只是浅尝即止,烟草更是有烟瘾都只会躲起来抽,这点张楠感觉印度人做的非常好。

放下酒杯,张楠道:“没想到贾殷先生竟然同瓦尔玛先生是好友和大学同学,如果不是这么巧,我们这次也不会相识了。”

是很巧,那位瓦尔玛同贾殷在2多年前一同在孟买上的大学,还是同寝室的好友。

这趟瓦尔玛不过是来孟买玩玩,老朋友有今晚的请帖,就一同来参加这个高级招待会。

土王的后人刚才同熟悉的电影明星聊天去了,结果碰上几年前打过几次交道的卡里塔亚,就被热情的外事处先生拉了过来。

至于贾殷,那是通过一名官员主动找上的米塔尔:因为他是一名钻石商人,还是非常成功、很有名望和头脑的那种商人。

“是很巧…”贾殷笑着附和了两句,然后道:“冒昧的问一下,妮可夫人项链上的是无与伦比吗?”

张楠神秘笑笑,一脸“就知道你会问”的表情,这让在座的几位都心照不宣的笑了。

不是因为“夫人”,人家那是礼貌,张楠也没去解释什么,犯不着。

是因为“星辰”是匿名买的,这次还是它被买下后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

这边妮可微微一笑,“是的,贾殷先生。不过如今它叫星辰,艾伦起的名字。”

贾殷一脸惊叹,张楠估计他这表情两成是真、八成是故意加上去的,都感觉他之前应该亲眼见过这么钻石。

“真是无与伦比的星辰,佩戴在您身上真是太完美了!”

“谢谢!”

妮可话不多,表现一副贵妇的形象,完不像之前在自己面前的那样腻歪,也和工作中女强人的形象相去甚远,这都让张楠有些不习惯。

作!

瓦尔玛之前也看出那应该是枚巨大的钻石,但不能确定,或者准确的说没一个完的概念。

贾殷向老同学解释了一下这枚巨钻的不凡和身价:165万美元的最终成交价,还是私人能够买到的最大成品钻,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成品彩钻!

世界第二大成品钻石,最大的那枚“库里南一号”在英王的权杖上,那是再有钱也不可能买到的,除非英国完蛋!

我们的“土王老兄”心中再次出感叹:165美元他拿的出,可要为自己的女人一次-性-花这么大一笔钱他可吃不消。

而且世界第二巨钻,够惊叹的!

瓦尔玛再次赞叹了巨钻的美丽,还两次将“世界第二”挂在嘴边。

赞美对方的饰不失礼,至少“土王老兄”自己家乡的习惯就是这样。

这让老朋友不得不打断了他的话。

“我亲爱的兄弟,如果我没有看错,这里还有两项世界第一和一样世界第二。”

贾殷是钻石商人,瓦尔玛一听就知道他指的应该还是钻石。

坐一圈的人中间只有三个女人,那位爱丽斯小姐虽然也佩戴着价值几百万美元的珠宝,但其实就是随从一类的人,这点土王家族出身的瓦尔玛看得出来。

男人们身上都没戴饰,艾伦先生虽然戴着一块经典老款的百达翡丽,但这款表瓦尔玛在瑞士百达翡利的专卖店里见过资料,如今至少价值几百万美元,但也不可能是世界上最贵的表。

瓦尔玛自己手腕上的就是块百达翡丽,对这个世界手表第一品牌有过一定了解。

那只能还是在两个女人身上。

看着瓦尔玛探究的眼神,贾殷看向了张楠。

都是玩钻石的,有些人喜欢世界都知道自己的收藏,而有些人喜欢低调。

贾殷吃不准这位艾伦先生的脾气,而且这会自己所在的这一组沙边已经站着好几位宝莱坞的影星,都是被那些靓丽的珠宝、谈论者不一般的身份吸引过来的。